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湖北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434|回复: 0

[武汉城事] 武汉长江大桥正壮年 60年历经77次撞击仍无碍

[复制链接]

1249

主题

1343

帖子

4041

积分

大学四年级

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

积分
4041
发表于 2017-4-18 19:11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早安武汉 于 2017-4-18 19:13 编辑

再过几个月
武汉长江大桥即将年满60周岁
年至花甲的长江大桥还好吗?

武汉长江大桥 图片来源:长江日报
相关阅读:
武汉00后伢唱长江大桥火了!他们工作日是学生,周末是明星
今日,武汉铁路局武汉桥工段发布的“体检报告”显示:目前全桥无变位下沉,桥墩可承受6万吨压力,可抵御10万立方米流量、5米流速的洪水,可抗8级以下地震和强力冲撞,24805吨钢梁、8个桥墩无一裂纹,无弯曲变形,百万颗铆钉没发现松动,全桥无重大病害。
武汉长江大桥是我国建造的首座公铁两用横跨长江的钢梁桥,上层为公路桥,下层为双线铁路桥,桥身共有8墩9孔,每孔跨度为128米,是中国投入营运时间最长、运量最大、荷载最大的公铁两用特大桥,也是京广铁路横跨长江的“咽喉”。
据统计,自1957年10月15日建成通车以来,武汉长江大桥虽历经7次较大洪水、77次轮船撞击,但至今仍十分健康。
60年来,被称为“桥坚强”的武汉长江大桥虽未伤筋动骨,但仍做过一些修补。85岁高龄的中铁大桥局高级技术顾问、原副总工程师刘长元透露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大桥曾遭受过一次较大撞击,它的钢梁被一艘船撞弯,当时双线铁路一线被迫禁止通行,另一线限速通行,技术人员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对桥梁进行大规模维修。2002年及去年“汉马”开赛前,还做过破损路面修复并进行刷黑处理。

武汉长江大桥夜景 图片来源:长江日报
长江日报记者了解到,目前武汉长江大桥每天通过火车300列左右,平均每5分钟通过一列;桥上日均来往汽车10万多辆,平均每分钟有70辆汽车通过。
如此重负荷条件下,桥梁也需要经常体检。
武汉铁路局武汉桥工段相关负责人介绍,每年全国铁路运行图大调整时都会对大桥做一次体检,但一般只对下层铁路桥或上层公路桥进行单独检测。1957年大桥通车前,曾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进行过公、铁两层全面检测。1967年开始,几乎每10年对大桥进行一次体检。最近一次大规模体检是在2015年,桥梁专家将400多个电子芯片粘贴在大桥公铁两层的关键受力点上,通过静载实验、脉动试验和动载试验,将芯片监测到的数据实时传回数据采集中心。
1993年5月28日,曾担任武汉长江大桥苏联专家组组长的西林再次受邀登上大桥。参观后,他对随行人员说:“武汉长江大桥设计一流、施工一流,养护也是一流的,大桥的寿命至少要延长100年。”
“武汉长江大桥建桥时的设计寿命是100年,虽已过去60年,但仍处于壮年,我们打算通过科学养护,让大桥使用寿命延长到150年。” 武汉桥工段车间主任黄伟对大桥的健康状况充满信心。

武汉长江大桥与龟山电视塔 图片来源:长江日报
当南来北往的旅客乘火车
从武汉长江大桥上疾驰而过时
大多不会想到桥上还有这样一群人
他们为保大桥安全运行
像“保姆”一样日夜守护在这里
默默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和汗水
长江大桥建成通车60年来
已有三代人在这里坚守

52岁的聂亚林(手拿电线者)正与工友们在长江大桥上保养轨枕扣件 通讯员叶洋 摄
“桥一代”“桥二代”多靠“肩扛手抬”
今年52岁的聂亚林是武汉桥工段长江大桥车间的一名工长,也是一位“桥二代”。1987年,他从父亲手中接过工具,成为养护武汉长江大桥的一名工人。
“当时,判断一名工人是否合格,不光看技术,还要看身体素质是否过硬。” 聂亚林说,以前能在长江大桥上工作,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,而且那时桥梁养护主要依靠“肩扛手抬”的传统作业方式。由于大桥是钢梁结构,桥上轨枕均是木质,加上桥上场地窄、行车密度大,重体力、高强度的作业多,养桥工作相当辛苦。
2000年后开始使用电动扳手、电镐、电动打磨机、高压喷漆机等工具,但那时列车密度不大,运行速度很低,机械设备还没有普及应用。工人们的养修作业基本是全天候,早8时上桥,利用列车运行的间隙对大桥设备进行养护作业,列车临近时,防护员根据车站命令,指挥工人下道避车,等列车通过后,再上道继续作业。
就拿保养轨枕扣件来说,一根轨枕上有4组扣件,以前每人每天只能保养6根轨枕。有了电动机械设备后,都改为流水线作业,一人在前面松扣件,一人紧跟在后面保养涂油并复紧。平均下来,每人每个小时就能保养20多根轨枕,作业效率大大提高。
如今的车间安全生产指挥中心,整个大厅窗明几净,一块巨幅电子屏悬挂在大厅正前方,屏幕内显示着大桥数十处关键处所摄像头所摄录到的画面。大厅中央摆放着10台电脑,从电脑上可以直接看到大桥的各项日常检测数据。长江大桥车间的养护工人也从以前的300多人减少到50人左右。
“桥三代”利用计算机分析桥梁病害
今年38岁的黄志国是名副其实的“桥三代”,他的爷爷和父亲都是长江大桥的养护工人。
黄志国告诉记者,据他爷爷讲,第一代养桥人都是从全国各地招工过来的。爷爷当年也是从孝感被招过来的劳务工,大桥上工作条件也异常艰苦,很多人都受不了选择离开,像爷爷那样坚持到最后的劳务工,都转了正,成了养桥工人。”
黄志国的爷爷退休后,他的父亲高中毕业接了班。当时,拥有高中文凭在同龄人中算是知识分子了,接爷爷的班就意味着当普通工人。但黄志国的父亲没有抱怨,因为从小在长江边长大,他父亲对大桥感情很深,并且肯学习钻研,除锈、涂漆、打磨等技术样样精通,尤其擅长“钢梁喷漆”。3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,他多次被聘请到武钢、九江长江大桥指导喷漆作业。
黄志国从部队复员后,也成了一名养护武汉长江大桥的桥梁工。他继承父辈光荣传统,勤学苦练,成为打磨技术精湛的工人技师。去年,黄志国运用计算机自行设计出了一套桥梁业务知识学习考试系统,极大地方便了职工学习业务技能。
“如今,老一辈的养桥人已多半不在世了,但我们工区有好几个黄志国这样的第三代养桥人,小伙子们大多肯钻研、爱动脑,懂计算机应用,会分析病害数据,还创新了许多养桥工艺……再过3年我也要退休了,但我不担心,因为后继有人!”聂亚林欣慰地说。
长江大桥是武汉人的骄傲
感谢这些辛勤的养桥人
让长江大桥能一直保持“壮年”
欢迎分享你与武汉长江大桥的故事或图片
让美好的记忆永远留在我们心中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